<em id="adn9e"><acronym id="adn9e"><menuitem id="adn9e"></menuitem></acronym></em>
<em id="adn9e"><tr id="adn9e"><u id="adn9e"></u></tr></em><tbody id="adn9e"><pre id="adn9e"></pre></tbody>
<dd id="adn9e"><noscript id="adn9e"></noscript></dd>
  • <dd id="adn9e"><noscript id="adn9e"></noscript></dd>
  • <button id="adn9e"><acronym id="adn9e"><input id="adn9e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翼天文旅集團新聞
    老街復活丨江西日報·整版介紹翼天集團文旅產業!
    發布日期:2019-03-26  瀏覽量:
    文章來源:江西日報記者 鐘秋蘭——《老街復活》
    △江西日報記者 鐘秋蘭 《老街復活》

      老街是城市的記憶,也是城市的靈魂,但就像沒有一條河流會靜止,歷經歲月的摧枯拉朽,很多繁華的老街如老人染上了時間的霜色;如何延續老街的生命力開啟“變臉”模式?如何重塑老街的影響力?走近它們,才發現,老街的前世可尋,今生也可書寫。

      我省老街資源多,65個列入省級歷史文化街區名單

      今年1月23日,江西省文化和旅游廳公布了第四批15個省級歷史文化街區名單,加上第一批18個、第二批14個、第三批18個,我省目前共有65個省級歷史文化街區。

    △翼天·靈山工匠小鎮

    △翼天·靈山工匠小鎮

      它們中有撫州市義門巷、吉水縣金灘老街、樂平市周家巷、樂安縣衙門巷、萬載縣小北關……錄入名單的只是我省眾多老街的一部分,更多的老街隱匿在各縣區的角角落落,它們或許在世人面前已籍籍無名,卻在歷史的一角熠熠生輝。走近它們,才能打撈起它們于歲月深處的光芒;也只有走近它們,才能體會到其內里的厚重與肌理。

      如撫州黎川的明清老街,它依托水運優勢,在明清時期逐漸發展為贛閩兩省鄰近數縣的重要市場,集中了商品的批發零售、大宗買賣及各種特色手工作坊,也吸引了眾多富商在此落戶,漸漸形成了一條為買賣雙方遮陽擋雨且規模宏大的騎樓式商業長街,人稱黎川“十里長街”。這條老街的新豐橋更有文字記載:“此橋過去行旅如云,黃塵掩日,整日喧鬧不絕。”它有來來往往的商人富戶足跡,也有張恨水這等名人的童年足跡。走在其中,不經意間你也許就叩響了張恨水故居那扇神秘大門。

    △翼天·靈山工匠小鎮

      宋城贛州的老街灶兒巷,則是宋代虔州新區市的6條街道之一。它位于贛州建春門碼頭附近,便利的地理位置讓灶兒巷成為附近幾個地區生意最好的地方。如今,老街仍在,眾多尋幽訪古的人來到贛州仍然會慕名前去游覽。

      往事越千年。上饒的沙溪老街也承載著不少記憶。沙溪老街早在漢代就已立名,唐武德年間就有店鋪,宋時更加繁榮,由于其境內3條河流縱橫,水陸交通便利,商賈云集,成鎮較早,素有“饒東重鎮”“江南商埠”等美稱。宋代大理學家、上饒婺源人朱熹曾在沙溪園門口題匾“饒東古鎮、玉帶豐環”;明代政治家、文學家劉基路過沙溪,賦詩一首《題沙溪驛》:“澗水彎彎繞郡城,老蟬嘶作車輪聲。西風吹客上馬去,夕陽滿川紅葉明。”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曾在《江右游日記》中描述暮色下的沙溪:“市肆甚盛,小舟次河下者百余艇,夾岸水舂之聲不絕……”盡管歲月模糊了老街的面目,昔日的輝煌與繁華總會在某一處雕梁畫棟的精美花紋、某一句名詩名句中悄悄透露出來。

      “寂寞一山秋雨,當年黃卷青燈。”時間給了老街厚重韻味的同時,一幢幢飽經滄桑的老屋、一間間還在勞動的手工作坊、一個個挑擔路過忙活的手藝人、三三兩兩悠閑走過的居民……無一不折射出這些老街區揮之不去的生命力。

    △翼天·靈山工匠小鎮

      老街“換臉”
      成當地旅游名片
      從前車馬慢。老街是一種古樸,讓人緬懷那一份悠遠與樸實;老街也是一種溫馨,讓人想念那一份悠然與寧靜;我們頻頻回頭與眷戀的,是內心深處對慢生活的向往和一份鄉愁的安放與情結。

    △翼天·靈山工匠小鎮

      但如果老街只是成為懷舊敘古的物件則遠遠不夠,時代賦予老街的活力從“改頭換臉”開始。其中角色轉換得比較快的當屬上饒櫧溪老街。2017年4月,翼天集團開始對櫧溪老街進行保護性開發,以數十棟歷史建筑為原本,修復了江南第一官廳五鳳樓、進士第、徽州米行陳氏家族祖宅等,最大限度利用自然生態資源,運用徽派特色建筑元素,復原了兩條老街巷肌理,喚醒有關上饒城市根脈的記憶。
      從對歷史遺產的保護、承襲文脈的角度著眼,翼天集團的思路同樣清晰可循——嚴格保護、積極傳承,讓上饒的過去、現在相互疊加,建構有延續性的未來以延續文化,讓新與舊共同編織出古雅的空間場景感,讓歷史的深厚魅力裹挾著時光的溫情、人文藝術的雋雅,造就獨一無二的中式宅院和寄托身心的精神歸屬地。

    △翼天·靈山工匠小鎮

    △翼天·靈山工匠小鎮

      櫧溪老街的改造讓它找到了“魂”,人流涌進,老街一下子活了:2018年7月21日老街開業,首日客流量破10萬人次。櫧溪老街向游客展示古饒州及徽州的磚雕藝術、繪畫藝術、古代雕刻藝術,以及從中延伸出的古徽州風土人情、綱常禮教,具有濃厚的古徽州藝術氛圍?,F在,游客到上饒,已經有“不到櫧溪老街,就如同沒來過上饒”的說法。

      而以市井街巷為載體、以演藝為靈魂的婺源夢里老家演藝小鎮,2018年接待游客128.6萬人次。“衣錦還鄉、金榜題名、滕府招婿”行進式表演,徽劇、儺舞、抬閣等系列徽州民俗表演,街頭快閃、擂臺比武、宮廷歌舞等節目演出,讓游客領略古徽州繁華什錦的同時,也為游客提供了穿越古徽州的新奇體驗,是老街區運營的另一種路徑。

    △翼天·夢里老家演藝小鎮

    △翼天·夢里老家演藝小鎮

    老街的生命是留住根脈
    “沒有文脈的城市是沒有希望的,對于南昌萬壽宮歷史文化街區而言,商業只是貨架,旅游只是客戶渠道,文化才是靈魂所在。”這是南昌改造萬壽宮歷史文化街區所引發的討論。
    “老街是什么?”南昌師范學院副校長殷劍認為,我們今天所說的老街,應該加個前綴:“旅游老街”,主要是指人氣、人流聚集的“老的新街”或者“新的老街”。人們向往的是記憶中的老街、傳說中的老街、故事中的老街、影視中的老街和鏡頭中的老街,老街名氣越大,去的人就越多。這類老街有共同的特征:建筑有特點。
      它們是當地特有建筑文化元素聚集的地方,可“拍”性強;文化有內容。它們伴隨當地的名人舊居、紀念館、展覽館等,可“講”性強;內容有設計。一般以特色小吃、特色餐飲、特色商品、特色工藝品、特色演藝為主,突出懷舊風格和當地的區域消費特色,可“感”性(體驗性)強;主體有特色。
      這些老街大多是文旅商融合的產物,位于旅游城市或者比鄰知名旅游景區,公共管理和服務體系條件較好,各類型餐飲、民宿、酒店資源豐富,可“靠”性強。人們向往老街,一是老街主題集中,有營銷的“金句”,如“邂逅”“舌尖的味道”“影視基地”“洋人街”等;二是老街內容集中,往往都是特色一條街,大量同類不同風格的消費集中在一起,可挑選的余地大,如北京前門大街、廈門曾安厝、福州三坊七巷、長沙的老太平街和坡子街等;三是補充性強,往往網紅老街都是與旅游城市和知名旅游景區相伴相隨,單獨存活的老街因為人氣不足、配套資源不足難以為繼。

    △翼天·夢里老家演藝小鎮

      殷劍對某些過于商業化的老街運營手法表示擔憂:如今城鎮化建設中文化缺失,建筑風格和商業模式、內容雷同已經越來越嚴重,節慶文化的丟失也越來越嚴重,老街的熱鬧過去也只有在節慶時才能體現出來,今天的老街有意把散落的特色集中在一起,讓游客每天都能感受到節慶特有的熱鬧。
      如今農村的孩子都開始說普通話了,人口的流動、互聯網經濟讓區域文化特征丟失嚴重,將來老街的運營是否會讓區域性、民族性、歷史性的文化元素越來越少?是否會出現到哪條老街吃的都一樣、看的都一樣、玩的都一樣、買的都一樣?他認為復活老街需要有足夠創新的內容運營能力,包括IP的打造,也要注意消費需求,做好業態的生態組合。

    △翼天·夢里老家演藝小鎮

      老街“變臉”始終是一把雙刃劍。“只給生命,不給生命力的做法不可持續。如果只留下歷史建筑趕跑了原有居民,老街并不能說是真正的‘復活’,只能是商業的成功。”江西財經大學旅游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曹國新認為,老街區的“根”離不開“人”。
      當下,一些拆空的歷史街區,面對來者問起陳年舊事,周遭已找不到“明白人”可以敘說。老街的活力,在于了解地方歷史的原居民,他們才是歷史風貌街區和街坊內的活化石、活導游、活地圖。歷史街區的“復活”,因為原有居民的存在而生動。
      “建筑是硬件,文脈是內涵,而作為歷史文脈的載體,人不可或缺。”他建議,街區運營要留住原來居民的生活與煙火氣,“走在老街巷,一聲對稚子的呼喚、一個老式推子剪發的場景、一位白發老者手握煙袋的剪影,都是活態文化的呈現;而老街人家烹調翻炒的味道和小酒坊里飄出的酒香,更能勾起游客們心中流淌的鄉愁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