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adn9e"><acronym id="adn9e"><menuitem id="adn9e"></menuitem></acronym></em>
<em id="adn9e"><tr id="adn9e"><u id="adn9e"></u></tr></em><tbody id="adn9e"><pre id="adn9e"></pre></tbody>
<dd id="adn9e"><noscript id="adn9e"></noscript></dd>
  • <dd id="adn9e"><noscript id="adn9e"></noscript></dd>
  • <button id="adn9e"><acronym id="adn9e"><input id="adn9e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翼天文旅集團新聞
    來處即是歸途——悅麓開元觀堂
    發布日期:2019-07-08  瀏覽量:
      上饒,古稱饒州、信州,地處內陸。地勢多丘陵,三山環抱之寵世所罕見,北靠鄣公,御北部寒流于皖境;東環懷玉,南鄰武夷,拒海洋風暴于閩浙。史未受及地龍翻身之災。河道穩定,無河流改道之虞,更無平原之地水多則澇,水少則旱之憂,是為真樂居福地。

    “山郁珍奇,上乘富饒”
    為上饒地名的來源
    體現出物質層面的具象
    而在精神層面的意蘊中 上饒亦不遑多讓
     

      上饒地處吳楚文化交匯之處,吳文化是一種具有“耕讀”特色的地方文化,其特征是“柔和、秀慧、智巧、素雅”;楚文化具有濃郁的剛毅性格,其特征是重義氣、悲壯、剛烈,舍生忘死、剛直不阿兩種文化在上饒碰撞、融合,構成了上饒人獨有的性格特征,那就是如山般厚重,如水般堅韌。



      悅麓開元觀堂酒店地處被譽為“天下第三十三福地”的靈山腳下,安然享受著如詩如畫之景。以 “觀景、觀心、觀未來” 的現代精神,演繹徽州文化從容、精致、閑適的另一面。在徽派建筑玄瓦、白墻和院落的質樸外在下,蘊含上饒鐘靈毓秀的歷史印記與文化底蘊。

      “問渠哪得清如許,為有源頭活水來。”上饒的歷史和文化傳承上,繞不開朱熹這個名字,兩宋時期的饒州和信州,經濟發達,人文昌盛,是朱熹最喜歡的地方。朱熹在上饒著書講學、整修家譜、游覽題詞、學術爭論,遍及上饒各地的書院。朱熹理學深受徽派文化影響,他至始至終都對徽州作為他的祖籍故鄉強烈認同,深有感情。


      文人執筆,匠人善器,隔著時空,悅麓開元觀堂酒店將“浮云輕富貴,城市即山林”的理想境界貫穿設計始終,令物質的豐足與精神的獨立攜手兼得。在這里,有打開古徽州的另一種方式,景乃天成,為復原正心誠意之地、格物致知之所、往圣絕學之道場。如此,一副方正而不失情理,嚴謹而又不失寬容的胸懷就此展開。





      “時間是什么?” 王貞白說:“一寸光陰一寸金。”一千多年前,詩人王貞白將世間兩樣既尋常又珍貴的事物放在一起,時間的概念從此變得具象。王貞白生于信州永豐(今上饒市廣豐區)未滿35歲時便辭仕歸家,創建“山齋書舍”潛心教學,為家鄉子弟傳道解惑,將“惜時如金”的信念深嵌進每一位上饒人的基因。



    五千年河山,獨寵信州府
    三萬里豐饒,惟愛悅觀堂
    這方水土所有的美好與雅致
    溫潤和豐裕
    千年的守候
    只愿
    與您一次凝眸
    悅麓 • 開元觀堂
     

      來處即歸途,做一天文人,做一天匠人,做一天自己,體驗文心匠心,自耕心田的觀堂生活。身處悅麓開元觀堂酒店的每位客人,在此地此刻靜靜地看著時光的流逝,將以一種古典方式去思考現代社會。


      翼天文旅集團以文化旅游為核心產業。專注于建筑與人文輝映、服務與細節精雕細琢,奢美的居住體驗,以特色美食、匠人工坊、文化體驗等多重業態,納譽八方。